2018年4月6日 星期五

2019大爭之世(二)

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art/20180403/20350915

南北韓將於下個月舉行領袖高𥧌會之際,南韓上星期五公開1,420份保密外交檔案。其中最令人矚目的,係1987年金正日搵過蘇聯幫手促成南北韓以聯邦形式統一。文件有30年保密期,但選擇呢一刻公開,似乎有政治意味。

我哋將地圖攤開會看到一個形勢。中國東、南兩面被日本、台灣、菲律賓等國連成的第一島鏈包住,要突圍就要向西、南馳突,也就是一帶一路之由來。南北韓統一這構想係一單超級大deal,基於各國之利害關係,南北韓無法自己傾而要搵中間人,亦即引入外國勢力。搵邊個外國勢力做中間人就係關鍵。1987年時中國未夠斤両,金正日搵蘇聯好正路。但假如這個構想今日重現,搵美國定中國結果將截然不同。

相信中國曾有意促成呢單大deal(詳見舊文《金正男被殺謎團》),若由中國促成南北韓統一,等於中國有恩於朝、韓,整個東北亞局勢立即扭轉。東北亞擁有核武的國家,除中國外只有北韓;南韓有重工業、輕工業、高科技;北韓有廉價勞動力;南韓有文化軟實力。一旦出現咁樣嘅國家而又親中國,中國等於一步棋就將東北亞反包圍。相反,倘局勢演變成美國主導斬首計劃、策動政變等方法令金正恩下台,中國將深陷於包圍網。

朝鮮半島為中美角力場

金正恩及其幕僚睇到兩樣嘢:有核武先有數講,冇核武隨時俾人綁;中國顯露想在制定世界秩序上爭一席位之心,朝鮮有條件作為中國突破東北亞缺口的棋子。朝鮮繼續封閉,以核武威脅他國玩唔到一世,要確保金氏皇朝有得玩,金正日昔日構想係一條出路。

3月金正恩訪華,4月南北韓高峰會,5月特朗普金正恩會面。此外日本《朝日新聞》報道,日本正積極促成6月與朝鮮舉行雙邊首腦峰會。如成事,即金正恩3至6月都好唔得閒,分別要見中、韓、美、日4國領袖,六方會談暫獨欠俄羅斯。

金正恩搞咁多嘢目的只有一個,就係要坐得穩。用核武靠嚇唔係大晒,但冇得靠嚇,金正恩又有乜可以同人討價還價?董卓被殺後,賈詡同董卓舊部李傕、郭氾講過一句話:「諸君棄眾單行,即一亭長能束君矣。」金正恩,唔會真正放棄核武。可以用來同金正恩交換棄核的,只有對其皇位坐得穩的承諾,而這個承諾需要聯邦制或東西德模式體現。朝鮮半島作為中美東北亞地緣政治的角力場,金正恩企圖游刃其中為己謀一席位,也只係大爭之世的開始。
(待續)

2019大爭之世(一)

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art/20180327/20344388

特朗普應該鍾意玩德州啤牌。成大業需要賭性,破產也需要賭性。人性天生怕痕又怕痛,所以中規中矩的人佔大多數,成大業及破產兩極之人佔少數。特朗普破產4次,然後登上美國第一人總統之位,賭性必然大。

德州啤牌類似話事啤,賽局中有時需要大額下注拋窒對手,要你唔敢跟。1929年大蕭條嘅教訓係玩貿易戰會全球慘,今時今日冇一個國家夠薑真係要四方八面開打貿易戰。貿易戰真正目的,乃縱橫捭闔聯合陣線,以貿易壁壘作籌碼拋窒對方,再講數傾條件,減少貿易逆差及打開市場缺口。

特朗普口口聲聲要改善美國貿易逆差,看待此事不能太認真。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後,美元作為現代無錨貨幣體系的定海神針,美國一定要長期貿易逆差先可以派籌,否則市場上會唔夠美元。在此背景下,中國持美債世界第一,中國就係美元體系嘅頭號忠實擁躉。轉捩點就在於,中國唔想再大手買美債,並且要推人民幣上國際舞台分一杯羹。咁樣玩法就需要改變,一旦美國真係出現貿易順差,代表美國正在收回美元;若貿易逆差減少,也會間接導致美元再次成為搶手貨。此為伐謀。

中國挑戰美國秩序

3月22日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豁免歐盟、澳洲、加拿大、墨西哥、阿根廷、韓國、巴西鋼鋁關稅,有效期至今年5月1日。但冇豁免中國、俄羅斯、日本等國。

無論是奧巴馬的TPP還是特朗普的貿易戰,目的都是拉攏各國入場形成中國包圍網;中國搞RECP、推一帶一路,橫貫歐、亞、非26國話大家有錢齊齊搵,不過唔包美國。毫無疑問,這是一場21世紀的合縱vs連橫。此為伐交。

全球75億人,中國14億人,幾乎每5個就有1個中國人。中國市場全球最大,史上最大。當日中國加入WTO,其中一個條件為開放市場。但各國整整吓發覺唔對路,要賣貨去中國唔容易,出入不對稱。中國看準各國心思,外資入嚟中國開公司往往需要技術轉移。外資最初諗住放少少技術畀中國冇問題,但當累積到一定程度,中國公司技術已威脅到原研發公司,而且比你平,咁就大鑊。特朗普以貿易戰作為談判籌碼,要打開中國市場缺口,同時減少以技術轉移為市場准入條件。此為攻城。

量變導致質變,中國經濟體量最終會驅使中國挑戰美國秩序。上戰伐謀,其次伐交,其下攻城。我哋應有一種覺悟,大爭之世,已經到臨。
(待續)

中美逐鹿終須一戰

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art/20180320/20337608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鹿,就係維持秩序嘅權力。今日的世界秩序係美國秩序,也就係美國揸莊嘅時代。在這個時代先後出現三個國家要挑戰既有秩序,一個係蘇聯,一個係日本,另一個係現時的中國。

幾乎佔世界六份一土地面積的蘇聯,是當時世界第一大國,但最後被軍事競賽,石油,硬通貨三路夾擊玩到解體;日本以1億人之國80年代超越蘇聯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哈佛大學教授傅高義斷語「日本第一」,令美國人驚覺日本時代已經到臨,然而日本最後也被地產及外匯戰玩謝。

中國,一個連街邊賣鹹蛋阿姐都會出蠱惑的國度,不斷對外宣稱不爭霸,和平崛起,實際上正在爭奪各種國際事務話語權,乃至制定規則的權力。特朗普挑起貿易戰目的越來越明顯,就係聯合他國,圍中國。同所有國家講要打貿易戰,私底下卻放風有偈傾,即係將貿易戰作為籌碼,而且係免費籌碼,作為聯合各國的談判條件。

貿易戰槍口指向中國

特朗普其實同奧巴馬做緊同樣的事,只係手法不同。奧巴馬推TPP、TTIP、TISA,用最簡單講法,就係以3T貿易協定聯合各國,將中國摒除在外。但當全世界都將你摒除在外,那已經唔係孤立而係包圍。特朗普上台後要推翻奧巴馬政績,退出TPP。冇咗美國嘅TPP改組成CPTPP,3月7日已簽定協議,美國不排除之後會再次加入。

無論3T貿易協定還是貿易戰,目的都是拉攏各國加入自己陣線,槍口一致對中國,也就係合縱;中國搞RECP、推一帶一路,橫貫東西話大家有錢齊齊搵,不過唔包美國,也就係連橫。
西方人有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觀念,一個大國崛起,必然會挑戰本來坐莊的大國,而終有一戰。修昔底德陷阱一詞由前美國國防顧問艾利森於2010年提出,其概念在西方人心中卻源遠流長。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一句名言:雅典之茁壯引起斯巴達恐懼,令戰爭不可避免。

政府有兩種收入,一個係人民稅收,一個係對外舉債。舉債本來唔係收入,但當可以只還息唔還本,不斷借新還舊時,咁就係收入。今日的國際金融秩序係美元秩序,美國欠債21萬億美元,美債反被視為最穩陣的金融資產;美債10年孳息,係金融資產定價的無風險利率;美國可以靠印銀紙找數,而且越印你越爭住要。中美之間可以避免一戰,除非中國不覬覦美元體系之地位。但咁着數,以中國人性格,會唔會唔爭?


港股洗頭艇走勢快告終

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art/20180313/20330448

恒生指數由33000點跌落嚟後出現洗頭艇走勢,一直徘徊30000點上下,今日升500點,聽日就跌400點,後日又升400點,梅花間竹。但留意技術走勢上出現兩個比較明確的形態,其一,出現高低腳W底;其二,大市呈收斂三角。

更重要的,上述兩個形態不只出現在港股,道瓊斯指數、上證指數、日經平均指數、韓國綜合指數、台灣加權指數,竟然清一色出現同樣走勢。當多個市場亦步亦趨,往往代表有一浪國際風將吹至,市場會同步出現一浪單邊走勢。爆單邊可以升或跌,總之唔再係洗頭艇走勢。然而高低腳W底,多數代表蘊釀升浪,所以估爆上機會大;按收斂三角揣測時間,估計快則今個月,慢則下個月會,這浪趨勢就會出現。技術走勢觀察如此,實際操作,最好等爆出明確走勢後先跟,就比較穩陣。

3月11日,眾安在綫(6060)公告,公司建議修改章程,加入「內資股轉換為外資股」嘅相關陳述,眾安咁急做嘢,宜留意。今年經濟上的大背景、大原則,有兩點不要忘記。首先,QE時代已經落幕。資產價格係銀紙堆出來的,QE落幕,即貨幣增量的時代過去。接下來係縮表加息時代,也就係貨幣存量時代,即大家在現有資金池內鬥搶。

中美角力 戰場在香港

其次,美國加息、縮表、稅改、出口石油,全部動作都係要美元回流,也就是要資金池內嘅錢流向美國;中國推人民幣計價石油期貨、A股入MSCI、搞H股全流通、同股不同權,都係要吸錢,而當中相當部份,要利用香港來吸錢。

美元回流係萬劍歸宗,中國吸錢係吸星大法,兩度力在爭,香港會係重要戰場。最近港匯陸續轉弱,銀行結餘亦在減少,香港水浸情況可以持續幾耐唔知道,中國在香港吸錢嘅動作就會提早,拖得越耐變數越大。

因此恒指創歷史新高,唔係經濟前景大好憧憬未來,也唔係大戶善心大發,熱錢要離開前撤資煲湯派街坊。搭咁大個棚,係為咗等人齊後拿回更多,而且今年股票市場的戲肉巨型IPO仲未嚟。

最近股市炒落都以加息可能比預期快做藉口,要知道QE低息時代,美國政府債務利息支出佔財政收入徘徊11-15%,如果取其平均,每升1厘息財政支出就會增加7%。即係話當息口上到6厘,單係利息已佔美國財政支出四成以上。一個國家如果還息佔收入超過四成已準備亡國,所以理論上美國會用盡方法令息口控制6厘以下,實際上最終只加4厘左右,就在此框架,加息步伐快定慢,無關是非。

貿易戰未到戲肉

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art/20180306/20323815

在美國有句說話,誰能取得俄亥俄州票源,誰就能勝出總統大選。美國鋼鐵重鎮位於東北部,包括俄亥俄州。例如United States Steel(NYSE:X)、Nucor(NYSE:NUE)、ArcelorMittal SA(NYSE:MT)和AK Steel Holding Corp(NYSE:AKS)四大鋼企,便已經僱用超過8,000名俄亥俄州工人。但鋼企污染嚴重,加上美國人工貴,唔少鋼企已倒閉,大量工人失業。特朗普今次當選,俄亥俄州的支持好重要,佢要連任的話自然要找數,即承諾鋼企有工開有錢搵。如此挑起鋼鐵貿易戰就不突然。

3月1日,特朗普宣佈,對進口鋼鐵徵收25%關稅,對進口鋁產品徵收10%關稅。中國係世界最大嘅鋼材出口國,但出口到美國嘅比例唔高。據美國商務部數據,去年1月至10月,出口鋼材到美國的六大國,分別係加拿大、巴西、韓國、墨西哥、土耳其同日本。美國整個鋼鐵進口量,中國只佔3%,所以今次最傷唔係中國。

我哋成日聽到中國話要去產能,鋼鐵即其一。因為現時全球鋼鐵產能基本上都高於需求,除咗金融海嘯時一度萎縮外,大家都在頂爛市,圍繞鋼鐵的磨擦一直存在。

下一戰場在知識產權

2002年小布殊便曾挑起過一次鋼鐵貿易戰,當時美國對中國、法國、日本、韓國、澳洲等28個國家提出鋼鐵產品反傾銷起訴,喺當年3月20日正式啟動《201條款》,對大部份進口鋼材徵收8%-30%進口關稅,並對14種鋼鐵產品施行進口限額。

美國一開波,其他國家當然唔會坐以待斃,歐盟就實行反傾銷措施,徵收最高達53.1%附加進口關稅。一直拖到2003年12月4日,小布殊先取消進口鋼材關稅,歐盟見美國唔玩,亦取消部份報復性關稅。

小布殊嘅貿易戰,只係小規模。大規模的貿易戰,係1929年大蕭條時期。股市爆煲,經濟衰退,各國唔知點算就用貿易壁壘以求自保,點知衰多兩錢重,大家一齊攬炒,全球陷入大蕭條。故金融海嘯時各國已有共識,唔可以打貿易戰。現時經濟稍為復蘇,特朗普有恃無恐,想效法小布殊。

此外,美國商務部長羅斯今年初指摘中國,口頭上話自由貿易,但實際上就施行保護主義。他稱「這是直接威脅,而這種威脅是通過技術轉移、不尊重知識產權、商業間諜及各式各樣壞手段而達成。」

美國貿易當局正調查是否有足夠證據對中國侵犯知識產權採取行動,所以鋼鐵貿易戰只係前哨,戲肉其實在智識產權一事上,科技股當然要嗱嗱聲返A股。

消滅銀紙計劃啟動

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art/20180227/20316814

全球第一隻國家發行的法定數字貨幣,2月20日正式出世。委內瑞拉政府發行名為PETRO(石油幣)的法定數字貨幣,代號PTR。發行量1億枚,每一枚石油幣背後由一桶石油支持,而支持的石油,來自儲存量50億桶的奧里諾科重油帶阿亞庫喬區塊1號油田。以現時油價每桶約60美元計,即係委國發行石油幣打算募資60億美元。

去年11月6日,烏拉圭央行推出數字化披索,預計先實測半年,本來係第一隻國家發行的法定數字貨幣,點知突然畀委內瑞拉搶飲頭啖湯。要搞國家級數字貨幣唔止委、烏兩國。去年8月,愛沙尼亞宣佈計劃推出官方數字貨幣;9月,日本銀行界亦計劃推出數字貨幣J-Coin,預計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前後正式流通;10月,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一次金融監管閉門會議上宣佈該國將發行數字貨幣CryptoRuble;同月,哈薩克斯坦政府支持的阿斯塔納國際金融中心(AIFC),表示將開發哈薩克斯坦的加密貨幣。而中國則更早於2016年,央行召開數字貨幣研討會時,已明確提出發行數字貨幣的戰略目標。

政府爭發行數字貨幣

我哋見到一個現象,不斷有銀行家插Bitcoin係騙局,但唔少國家已在研究發行數字貨幣。問題癥結在於,數字貨幣最重要一點在去中心化,講白啲即係賣甩傳統銀行同國家政府自己玩。因此銀行家同政府出現不同態度,銀行家或有意無意,借斥Bitcoin為騙局來否定數字貨幣,或以推出期貨方式以求奪回定價權;政府則更直接,不如自己攬嚟做。

將上述兩點結合,又有一條新出路,就係政府將數字貨幣攬嚟做之後,便可以賣甩傳統的美元體系。故此可以見到,最有動力發行數字貨幣的國家,或被美國制裁,或想繞過美元體系,甚或要同美元霸權一爭朝夕。

另一個要點,則是負利率問題。自以QE救市開始,全球經濟增長緩慢,因欠缺一場淘汰賽,即熊彼德所講的創造性破壞(creative destruction)。經濟上唔到,利率加有限,利率周期一浪低於一浪,下一次經濟危機就冇幾多利率水位可減,而最終要再用上負利率。負利率要有效,就要先消滅銀紙。只有將貨幣化作虛擬數碼,負利率先可以令你無法提現逃避。

1988年1月9日,《經濟學人》封面預告2018年會出現一隻新的全球性貨幣,睇嚟唔係SDR,而係數字貨幣。

每臨大事有靜氣

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art/20180220/20310047

春節收爐前恒指重上31000點,上星期五美股造好,連帶港股ADR升超過400點,亞洲、歐洲股市亦普遍回升,好似調整告一段落,大家開心。但這個時候宜觀察股市進行的階段,也就係,如果終極一升未嚟,現時處於大升前的調整?或是升市已近尾聲,現時處於三花聚頂時期?

就在市場氣氛一片祥和之際,有幾件事值得留意一下。美國白宮向議會提交的2019年度預算總額為4.4萬億美元,其中國防預算6,860億美元,同比增加13%,創2010年以來新高;早前英媒報道英國首相文翠珊拒絕同中國簽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另一邊廂,英國國防大臣韋廉信表示,英國一艘軍艦下個月會由澳洲駛入南海,主張自由航行權;日媒報道,法國國防部長帕利表示,法國將會同日本舉行更多聯合軍演,今年將派遣軍艦前往南海,同美國、英國一樣玩自由巡航。

若大家唔係善忘,應該記得去年10月特朗普喺白宮會見軍方高層,會後突然同記者講現時係「暴風雨前的寧靜」。由於會上特朗普多次強調伊朗行事唔符合核協議精神,所以其所指嘅暴風雨地帶相信就係伊朗。由於美國即將成為原油淨出口國,競爭者當然越少越好。

中美遲早要反枱

至於南海問題,中國造島話南海佢睇場,美國就牽頭走入嚟彈出彈入話我有權自由進出。
冷戰時期前美國國務卿杜勒斯提出島鏈戰略,圍堵蘇聯、中國、北韓共產三寶,令其無法東擴。因此中國現下向西、南兩面拓殖,西就係一帶,南就係一路。要壓制中國突圍,自然就從中東、南海兩面開始施壓。

回歸一個最基本問題,二戰後世界的金融體系由美國做莊,即係球證、旁證都係佢嘅人。當中國做世界工廠時,賺外匯買美債,中國作為世界第一美債持有國,其實就係美元體系最忠實嘅支持者。但SDR五大權重貨幣之中,只有中國係集中以他國貨幣作為自己貨幣嘅發行基礎。中國若想成為真正強國,最終都會行去美元化這步。換句話,遲早都要反枱。呢個係中美現時各種磨擦之根本。

人類歷史上冇出現過印銀紙可以解決經濟危機嘅前例,逃避經濟循環最簡單的方法就係搶。
現時大國軍備都有毀國之力,真係開打機會非常低,但作為一種靠嚇手段配合經濟戰,引導資金流向同食軍火大茶飯則很可能。如果我哋都認同現在是牛市,或許要準備想想牛市之後是甚麼。

牛調整?熊出沒?

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art/20180213/20304156

上星期一道瓊斯工業指數暴跌1,175點,創史上最大單日跌幅,全世界齊齊被拋窒。連環急跌,各地股市乜嘢100天線、大頸線、保力加通道跌穿晒,形態上非常樣衰。係牛市大調整,還是熊出沒注意?嘗試從幾個角度睇。

首先,所謂道指史上最大單日跌幅,其實只有4.6%。指數創新高,點數波動只會越來越大,唔會越來越細。有輿論將今次跌市同1987年股災比較,當年10月19日道指跌508點,點數上不如今次,但跌幅有22.6%。所以今次跌市,同87股災冇得比,起碼暫時如此。
其次,現代的金融危機都係流動性危機,即某樣嘢爆發,然後金融機構開始互相對數追債。我問你要錢,佢問我要錢,造成資金緊張,局住掟貨籌旗。

2008年次按及CDS爆煲,最早顯現的迹象是貝爾斯登瀕臨破產。今次美股大跌,引發XIV爆煲。XIV是瑞士信貸發行的Exchange trade note(ETN),其實就係公司債。芝加哥期權交易所嘅VIX指數,係將波動率(volatility)指數化,本身唔可以賭,衍生產品先可以賭;而瑞士信貸嘅XIV係反向賭VIX,即short volatility。之前美股不斷陰升,波動率極低,short volatility可以話瞓喺到已賺錢。但前面贏到開巷,唔夠後面一鋪清袋。

唔對路就要走

由於XIV發行前合約已寫明,輸得金就會提前終止產品,XIV2月20日就會按收盤價清算退錢。瑞信強調手上嘅XIV有做對沖,所以冇乜影響。2008年次按爆煲時,CDS總值估計超過50萬億美元;XIV今年2月2日市值高𥧌只有20億美元,無得比,影響細好多。

其三,要出現丁孝蟹告別式直插,需要高槓桿配合。有高槓桿先有大斬倉,股民印象最深相信係2015年A股插水事件。內地官媒普遍不被內地網民視為新聞媒體,而係像樓下看更旁的大廈通告。所以當《人民日報》大大隻字寫住「4000點才是A股牛市的開端」時,就被視為係官方通告大家股市要炒上。於是上市公司老細瘋狂地將自己公司股票抵押借錢,證券行狂借孖展給股民炒股,最後因為槓桿太高一插就散。

但有關部門智慧還是很高的,吸收過教訓,外媒報道指有關部門要求券商,揸住的抵押股票就算觸及平倉線暫時都唔好斬倉。結果係負責借錢出去的銀行及券商股插,這是後話。從融資餘額看現時A股、港股、美股都不算處於高槓桿位置,相信不致於出現斬倉潮。故維持早前睇法,股市應該未玩完。然而這是主觀看法,實際操作會觀察有冇出現三花聚頂及美元回流的速度,若見唔對路就要走。

第一次調整警號

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art/20180206/20296954

上星期五美股大跌,星期一港股開市不久急插600點,外圍日本、南韓、澳洲、台灣亦分別跌2%左右。全球股市今年食完頭盤,或者要唞一唞,主菜未上前(巨型IPO)相信不會散水,但要留心今次係第一次較似樣的調整警號。

直到現時,各地股市大多仍只是陰上,未出現90度打直爆上。冇直上通常就冇直落,就算見頂都是三花聚頂,即反反覆覆見雙頂、三頂。所以接下來要留意,若股市回升,會直接破上次個頂,還是在上次個頂再跌落嚟?

其次,留意近期美元偏弱,美元偏弱代表美元回流係真。80年代末美國透過玩匯率淘空日本,用一段話概括你就明白。1美元最初兌250日圓,拎住100億美元去日本,可以兌25,000億日圓;25,000億日圓炒日本股、日本樓,到1989年假使升值一倍,賬面值已經50,000億日圓;《廣場協議》後美國要求日圓升值,假設日圓升值一倍,1美元只可以兌125日圓;最後外資開始拋售日本資產,股市、樓市見頂,50,000億日圓可兌400億美元班師回朝;100億美元入場,拎400億美元走,完全空手入白刃。

兩個指標要留意

一國貨幣匯率強時主要吸引外資,情況如過去10年人民幣升值,香港人會自動波將港幣轉人民幣;匯率弱時主要吸引本國的海外資金,情況如日本、台灣,當本國貨幣弱時,本國巨企就會將錢匯返去年結。美國財長姆欽出口術話美元弱對美國有好處,其實就代表美國稅改落實,要美國企業的海外資金回流,因為美元偏弱等於畀折頭。但美元不會真正轉弱,現時只係步入美元回流的第二個階段,當錢運返去美國後,美元就會再度轉強作最後收割。

美元大規模回流時,美國本土貨幣會相對寬鬆,目的在抵銷縮表造成的緊縮。但其他地方因美元流走,美元拆借成本就會上升。這方面要先留意歐洲,因歐盟係全球最大的次級money market fund貸款方。根據經驗有兩個指標最準,其一係EU libor和overnight index swaps(OIS)之價差,其二係EU forward rate agreement(FRA)和OIS之價差。美元回流時間估計在今年下半年開始,實際操作上要觀察上述兩個指標,當美元回流時兩個指標都會郁。Libor因一日只變動一次,要更即時的反應便先睇FRA-OIS。

因此現時要留意兩樣嘢,股市有冇出現三花聚頂,有的話陸續減磅走人,贏少啲好過倒輸;留意上述兩個指標,觀察離岸美元拆借成本有冇上升,有的話也要陸續減磅走人。

股市鬥搶錢時代

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art/20180130/20290024

如果要用一句話去理解今年的股市,可以用鬥搶錢時代去概括。港股已升穿2007年高位,亦非常超買,唔少睇法認為港股已進入高風險區。個人看法,港股剛食完頭盤,或者要唞一唞,但主菜未上,等主菜食完便差唔多散場。

先睇幾組數字便明白。傳平保(2318)旗下的陸金所最快3月就要嚟香港上市,估值4,680億港元;有消息指雷軍同投行傾deal,開價想小米IPO估值1.5萬億港元,或今年下半年來港上市;日本有機會出現本國史上最大規模IPO,軟銀集團旗下的軟銀(移動電話業務公司)準備喺東京證券交易所主板上市,預計集資額2萬億日元,有機會破1987年日本電信電話(NTT)2.2萬億日圓IPO規模;2013年先剛剛以250億美元私有化的戴爾(Dell),見市旺又想返嚟上市;全球最大音樂串流公司Spotify,預計春季在美國IPO,估值190億美元;雲端儲存服務公司Dropbox同樣考慮今年春季IPO,估值超過100億美元;最後重有全球史上最大規模的IPO沙地阿美石油公司,估值2萬億美元,估計在紐約、倫敦、香港其中一地或兩地上市。

主菜未上 宴席未散

估值嘅嘢不能太認真,隨你講有人信就得。上述數字說明,現時市況像街邊有人開檔玩魚蝦蟹,幾個自己友大大聲話自己又中,仍處於引人入場階段。等到阿嬸手上條魚被逼到破膠袋而出,阿叔隔幾個身位都要好勞嘈掟錢落枱叫人幫佢買時,先會突然話走鬼捲起枱布包錢走。不止香港,今年全世界股市的主菜都係巨型IPO。主菜未上,宴席未散。

QE時代有增量,縮表時代只有存量,大家喺現有水池內鬥吸水。美國加息、縮表,美元回流,會造成貨幣緊縮。當初搞QE就係唔想出現通縮,但唔收水,唔通全世界一齊做津巴布韋?所以有理由相信,今次牛市背後有政府推波助瀾,股市旺大家有錢齊齊搵,生意難做都暫時唔得閒理。

特朗普不停強調美股破頂係其功勞,中國放北水南下,搞H股全流通,都可見政府的手影。
但有政府暗推係咪實食冇黐牙?當然唔係,否則2015年A股唔會搞到一鑊粥,唔會十年一次股災。

港股大市到現時為止,仍未出現90度打直上爆升,冇直上通常就冇直落,而多數會三花聚頂,即就算見頂都有機會走。將欲取之,必先予之,現在先畀啲甜頭散戶,就好似每年有人請你食蛇宴咁。